過度章節,很水的(笑)

被迫更新就是如此,還得忍著骨頭移位的痛好好的把一個章節給敲完w

 

-

 

一大早把事情交代給其他的人去分攤之後,山本便一個人出門去。起床後的渡邊發現來喚醒自己起床的是近藤,問了近藤也只得到山本有事必須要出門一趟的答案。

 

渡邊想起昨天直到自己睡覺前都還看見山本還坐在辦公室的身影,第一次惹山本這麼生氣,渡邊是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如今山本一大早又出門卻不知道去了哪裡,讓渡邊心裡面越來越慌張。

 

男人要求山本必須要抵達機場後,他才會告訴山本這次要約在哪裡見面。抵達機場的山本回撥電話給男人後,一度憤怒的想要離開、可一想到未來那個男人如果趁自己不注意把渡邊約出去的時候又把脾氣給壓了下來。

 

在飛機上,山本一直在擔憂渡邊,昨天晚上近藤告訴自己渡邊睡了的時候,山本才放心去休息,如果沒有時時刻刻的盯著渡邊,突然出事也不是自己能夠承擔得起的事情。

才剛下飛機,男人便出現在山本面前,請山本直接坐上自己開過來的車子。

 

過了午夜,渡邊在山本的房間遲遲等不到人,以往山本有事晚上12點整前一定會回到家裡,可這一次完全都沒有消息,打手機也是關機的狀態,這又讓人更加的慌張。

持續等待的期間,完全不吃也不喝,渡邊深怕自己如果去做什麼就會錯過山本回來的時間,近藤看也不是辦法,只能把東西送到渡邊的面前,只求她吃一點也好、喝一點也好。

 

接到山本的消息時,已經是第三天深夜了。渡邊不敢置信,山本被五花大綁在椅子上,臉上的傷更是多到讓人心疼。

照片底下只附加了一句:「想要他平安回去,就一個人到北海道來」

 

渡邊的心沉下去了,那個人是誰?還有為什麼要自己去北海道?一切的一切都讓渡邊對山本更加愧疚了。

如果沒有讓山本生氣、如果知道山本要出門時馬上阻攔的話,這些事都不會發生。

 

想到這些,渡邊胸口悶了一口氣,隨即整個人都暈了過去,聽到聲響的近藤手忙腳亂找了人來幫忙。

 

山本在一群男人的笑聲中醒了過來,這裡是哪裡、還有為什麼自己被綁在這裡...。

看到推開門的人,山本隨即明白這一切了。

 

「果然我代替渡邊小姐赴約是對的,卑鄙無恥的小人才會用這種爛招數」

 

「其實,也不完全是為了渡邊小姐」

 

男人淡定的看著山本,那面無表情的臉,真讓人想要送一拳上去啊─山本如此想著。

 

「要不是為了繼承家產必須要娶渡邊小姐,我也沒這個閒工夫。」

 

「你有本事綁架我,怎麼不去綁架你爸」

 

「.....」

 

看到眼前的人瞬間像是清醒般的樣子,山本更加覺得果然富二代的腦子都壞了。

 

「不過與其綁架死老頭,選擇這方式好像更快一點──」

 

「你──」

山本憤怒的想要打死眼前的人,無奈自己死死的被綁在椅子上。

 

「但山本桑也不要太著急的想要打死我,我喜歡男人的、你放心。有興趣做交易嗎?

我可以保證今後都不會有蒼蠅出現在渡邊小姐身邊,就算兩位想要結婚我也可以幫忙」

 

「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渡辺幻 的頭像
渡辺幻

齋藤家的渡辺

渡辺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