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我的構想不多⋯

說到底就是想要隨便開一手來虐⋯

自己也不喜歡虐人⋯

可惜玻璃渣吃太多了,終究會生病的

仍是很短,或許更短。

 

-

 

在一次課堂上遇見渡邊,山本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走錯了教室。

可看見同班同學們安心的坐在位置上時,山本整理出一個答案,渡邊走錯教室了。

只可惜接下來走進來的老師證明了山本的猜想是錯誤的。

 

接下來的兩節課不知道為何變成了自己跟渡邊兩個人面對面在自我介紹以及玩所謂的教學遊戲。

兩個人都只剩一年就要畢業了怎麼、今天還坐在這邊自我介紹?

 

突然想到只剩一年就要畢業,山本不禁又沉默了下來,好像有那麼一點點後悔沒有在第一次見到渡邊時就去認識她。

渡邊察覺到山本的異樣,但也沒有戳破。只是笑著對山本說快下課囉,遊戲該收尾了。

遊戲的最後是兩個人互相寫一張紙條給予對方一個鼓勵以及建議。

 

神不知鬼不覺,山本在紙上落下「我喜歡你」這四個大字,便直接交給了渡邊。

而渡邊呢?只寫了「彩醬的演唱會我一定會去」。

等渡邊離開後,山本還是嘆了一口氣,怎麼自己會做出這種事情,明明想著要就這樣把感情隱藏到突然消失的某一天。

 

意料不到的是,渡邊答應了。

 

山本什麼也沒做,只是靜靜的牽起渡邊的手而已。或許是渡邊答應得太快,也或許是因為渡邊一句為什麼都沒有過問,山本完全不敢做牽手以外的事。

 

 

正準備要付錢離開的山本,看見那人仍是保持著那好看的笑臉走了過來。

「對不起,我遲到了,剛剛趕完稿才發現時間已經晚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渡辺幻 的頭像
渡辺幻

乃木坂と渡辺

渡辺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