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說我有連更的毅力嗎?...

其實好像也沒有...

單純只是給自己一個壓力出口吧w

就短短的,我也腦不出什麼奇怪的劇情

 

-

 

獨來獨往的兩個人根本說不上話,偶爾只有山田回來的時候才有可能搭上話,當然多數的時候還是由渡邊結束兩個人之間尷尬的讓人想撞牆的話題。

每一次提出話題的山本自然也是吃了鱉也就不再去想要去和渡邊提什麼話題。

 

看著上一次渡邊著急找自己而加了自己的LINE,想著要不要先用LINE敲渡邊來聊天看會不會比較輕鬆時,剛好渡邊打工回來。

山本垂了頭,恩這件事果然還是不要想了吧。

 

正要喝口水帶上耳機要開始靜下心寫歌時,渡邊開口了

 

「外面有一群可愛的孩子們穿著動物裝哦,彩醬不去看嗎?」

 

噗,山本把一口水都噴到紙跟電腦螢幕上了

 

「是cosplay嗎....」山本冷靜的擦著桌面

「大概是吧?記得隔壁隔壁房間的學妹嗎?她穿著超可愛的動物裝跑出去,搭電梯時還低著頭不敢看人呢」

「诶.....」

「不過估計是萬聖節搞活動唄」渡邊抬著頭思考

「是呀....」

「彩醬要穿嗎?」山本轉頭看了渡邊三秒

「不了...況且我們也沒有吧」

「那就讓山田自己生出一套來穿吧!」渡邊笑開了,山本則是無語的轉過頭繼續收拾桌子。

 

嘆了氣的山本想著,山田又要慘遭渡邊惡整了呢,心裡默默的為山田祈禱。

失去交流之後,山本又覺得自己今天沒有辦法好好的寫歌了。

 

 

一個坐在咖啡廳的角落,是不是那個人連來都不願意來呢?

兩三個小時已經過去,山本倒也覺得無所謂...畢竟當初提出分手的人,是渡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渡辺幻 的頭像
渡辺幻

乃木坂と渡辺

渡辺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