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的出遠門工作,她也不想要被打擾,便與士大夫商量讓我們兩人獨自乘坐一輛車,同意後便與其他成員分別坐上不一樣的車輛。

上車後她直接拉上與駕駛座間的簾子,也不顧是不是有危險性便直接坐上我的大腿。

 

「だって戀愛中 (明明正在戀愛中)」

 

「一瞬 目が合えばセクシー (一瞬間 目光對視時多麼火熱)」

 

「記憶が止まったまま (連記憶也隨之靜止)」

 

我笑著扶上她的腰,輕輕的碰觸她的嘴唇,內心裡面儘管是多麼的緊張與害羞,但總覺得已經拉不開兩個人之間的距離。

 

「彩醬臉好紅!害羞了對不對~」

 

「喂、才不是害羞」

 

「跟個小學生一樣的彩醬~」

 

「妳個幼稚鬼,走開」

 

雖然是這樣說,但還是把她緊緊抱著。兩個人雖然一起搬出來住了,不過工作總是會分開,直到今天見面前我們也有三天沒有碰面了。

每天工作結束後都會打視訊電話給對方,但也只是草草聊一點工作上的事情,除了關心也是不要讓對方擔心而已。

也不過十分鐘她早已沉沉睡去了,抱持著用這樣的姿勢能睡嗎的疑問還是拿起士大夫準備的毯子蓋在她身上,不好換姿勢的情況下只能任由她的抱著睡,撥開她的瀏海也才發現自己已經有好久沒有仔細觀察她了。

 

看起來還是圓潤有元氣的臉龐,其實也有一點消瘦了,明明已經告訴過她要好好的睡覺跟補充體力,但總覺得依然是那樣隨心所欲,我高興就好的樣子。

下車的時候感覺她比上車前還要有精神,我想下意識會讓我選擇去請求另外一部車輛是有原因的,看她一路吵的各個成員都用祈求的眼神求我趕快把她拉走,我聳聳肩膀表示沒辦法,不過其實是可以直接拉走的,但是我想她應該此時此刻不想要被打擾興致了。

 

對上眼的瞬間,就好像是在跟我說彩醬也一起來嘛的樣子,我還是選擇無視跟其他成員走在一塊,當我聽到前方成員們一陣歡呼的瞬間,就看見她朝著我的方向衝過來,用無尾熊抱的方式直接跳上來抱著,差一點就重心不穩的往後摔。

 

我看她、她看我的,我滿臉疑惑準備開口問的當下,又聽到年下成員們難過的說什麼輸了,那人笑嘻嘻的跳下來。

 

「成員們在打賭看彩醬會不會接住人家」

 

「然後呢」

 

「人家贏了哦~」

 

「那用什麼當賭注?」

 

「休息室一個月的打掃」

 

真的是完全把幼稚鬼的行為發揮到極致呢,年下成員們紛紛跑來抱怨,我也只能笑笑的道歉,畢竟我完全無法預測她接下來會做什麼令人驚訝的事情。

 

「笑顔が増えて やさしくなって (笑容多了 越發溫柔)」

 

「どうしてこんなに しあわせなんだろう? (為什麼我會這麼幸福?)」

 

「日月火水木金土 朝から晩まで (從星期一到星期天 從早到晚)」

 

「ハートがときめくよ 恋の心拍数 (一顆心撲通直跳 戀愛的心跳數)」

 

回到家時,才剛關上門就看見她匆匆忙忙的進出房間,結果一整晚都只能看著她擺著特別奇怪的笑容的忙東忙西,這傢伙怎麼可以工作前工作後差那麼多,這大概是生平第一次看見。

不過還是趁她洗澡時提起最大的勇氣闖入浴室裡,接著就會發現她竟然玩起之前一直擺在浴缸旁邊的黃色小鴨,當下除了無言還是努力平復自己今天受到各種衝擊的心情。

 

兩個人一起泡在浴缸裡面,抱著她卻什麼話都說不出來,連她一句話也都不說,就這樣整個浴室裡面瀰漫著奇怪的氣氛。

 

「彩醬」

 

「恩?」

 

「吻我」

 

「恩」

 

吻上她的一瞬間,其實好像也明白今天的她到底怎麼了,只能夠努力的回應她的吻,跟早上不一樣的是、這就跟第一次接吻時一樣,讓人快要無法呼吸。

她輕輕的推了一把,我便回過神把她從浴缸中拉起來,用浴巾把她包著,她還沒反應過來時我直接將她放倒在床上,又再一次覆上她的嘴唇。

 

「腕の中に 抱かれる度 (每次被你抱緊)」

 

「身体 溶けてく溶けてく (身體 慢慢溶化 漸漸溶化)」

 

「そのあなたの体温 (因為你灼熱的體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渡辺幻 的頭像
渡辺幻

齋藤家的渡辺

渡辺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